探访堆随果谐的传承人——多吉扎西
2019-07-15 16:37:01      来源:曲松县网信办    
0

QQ截图20190717163631.png

本网消息 在曲松县堆随乡堆随村,留传着一种古老的歌舞艺术,西藏自治区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堆随果谐。让它留传至今的,是70岁传承人多吉扎西。然而,随着人们价值观的改变、社会形态的变迁、传承人的断层使堆随果谐也面临着式微、甚至消失的困境。

令人欣慰的是,不仅多吉扎西从未放弃,仍然在寂寞中坚持着自己的梦想。同时,曲松县文化节局局长阿旺次仁也在努力着,试图把这古老的歌舞艺术发扬光大。

10日,天空下着蒙蒙细雨,记者一行慕名前往,去探访堆随果谐传承人多吉扎西。

三代人的传承

堆随村是座古老的村落,依山而建,一汪江水穿村而过。很久很久以前,在这里,村民们在生产劳动中,创造出了一种古老的歌舞。经过一代代的相传,一直留传至今。

村民们把这种古老的歌舞形式,称作堆随果谐。它是一种圆圈歌舞,多在节日喜庆、劳动之余和宗教仪式上演唱,参加者相互拉手扶肩,边唱边舞,不用乐器伴奏。

在堆随村,不管男女老少都能来上一段。但,能够完完全全把40段果谐跳完整的,只有70岁的多吉扎西一人。

多吉扎西之所以能完整跳完果谐,按他的话说,这一切是他爷爷旦巴的功劳。“其实,在我爷爷这辈,堆随果谐已经四分五裂了,基本没有人能够完完全全把40段果谐跳完整。”多吉扎西讲道,“一段果谐歌舞大概在5到8分钟。要完完整整跳完40段果谐,需要四五个小时。”

看着这祖宗留传下来的果谐面临着式微,旦巴急在心里。“我爷爷虽然没读书,但他非常明白,如果再不着手把40段果谐统一起来,很可能就会失传了。”多吉扎西告诉记者,他爷爷花了很长时间,把零散的果谐从一个个村民的手中一段一段学会,最终把这40段果谐全部统一起来了。

为了让这好不容易统一起来的40段果谐再失传,旦巴让他的儿子,也就是多吉扎西的父亲次仁多吉全部学会。成为了唯一的传承人。

和大多数堆随村村民一样,多吉扎西在歌舞表演上有着极高的天赋。1982年,33岁的多吉扎西开始正式系统学习40段果谐。此时,他的父亲已经58岁。

“我的学习过程,主要是父亲在公共场合跳果谐时,我就跟着学习。”多吉扎西说,有不懂的地方,就请教父亲,多年的学习,终于全部学会了40段果谐。

其实,多吉扎西和父亲一样,没上过学,学习果谐完全是靠死记更背,再加上对自己民族文化的理解,才完全消化歌舞的内容。

40段果谐完全不一样,歌唱、舞蹈,都很难记住。“不用心,或对歌唱舞蹈不能深入理解,要想全部学会是一件非常难的事。”多吉扎西告诉记者,“我当时之所以下定决心学习,主要是不想让我爷爷的心血废掉,所以我一定要传承下来。”

经大家的努力,2013年,经西藏自治区人民政府公布、西藏自治区文化厅颁布,堆随果谐为自治区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次年,西藏自治区人民政府办公厅命名多吉扎西为自治区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堆随果谐代表性传入。

自此,堆随果谐有了身份。而在整个堆随村,多吉扎西是堆随果谐的唯一传承人。

历史不可考证

大家都知道堆随果谐历史悠久,但追溯到哪朝哪代呢?然而,记者查阅了相关资料,并没有记载。曲松县文化局局长阿旺次仁告诉记者,对于堆随果谐的历史记载确实没有相关文献记录。

多吉扎西却告诉记者,据他个人推测,藏文字出现的时候,堆随果谐就已经出现,距今应有500多年的历史。“这只是我个人的推断,我认为只有文字出现时,才会出现歌唱吧,除了这没有其他任何证据。”

多吉扎西进一步介绍,堆随果谐一般会在收割、节日、重要节点表演。“根据这些特点,我觉得堆随果谐是在日常生活、生产劳动中产生的,用来庆祝的歌舞。”

“它的音乐朴素、热情,结构简练,一般由慢歌段和快板段两部分组成,后者是前者旋律的简化和紧缩,以脚顿地为节,作为乐曲的前奏、间奏及结尾。”多吉扎西介绍,以拍为主,但在前奏、间奏、结尾中常出现变化节拍。音乐浑厚深沉,快歌段旋律简练,节奏鲜明,音乐矫健而富于动力。

据阿旺次仁对堆随果谐的理解,他告诉记者,堆随果谐应该是因劳动而来。“打比方说,男人白天劳动了一天,很累了,而妻子为了让丈夫消除疲劳,就对丈夫对歌而唱,进而对舞,就形成了一种歌舞了。”

“堆随果谐的歌词主要有表现在爱情、劳动、夸奖、称赞,甚至还有骂人的词语,非常丰富。”阿旺次仁告诉记者,“这些歌词都是日常生活中的。进一步说明了,果谐来源于生活。”

努力推广果谐

不管堆随果谐是如何来的,历史多久,这都不影响它在人们心中的地位。人们一直把它当作古老的歌舞艺术,传承下来。在重要节日之时,人们依旧像先辈一样,跳着唱着。

然而,作为唯一的传承人,多吉扎西年龄越来越大,他有种力不从心的感觉。为了让堆随果谐继续传承下去,他一直在努力。“2016年,我在村里招收了20个村民来学习果谐。”多吉扎西告诉记者,因果谐的表现形式是男女对唱方式,所以招收的村民是十男十女。“年龄最小的30岁,最大的50多岁了。”

目前,这20个村民只学会了5段果谐,还有35段果谐没学会。“大家都要生活,有的外出打工,大家没有固定的时间来学习。”多吉扎西很担忧,“我今年70岁了,如何再不加紧,恐怕果谐面临失传的境地。”

在这20名村民中,多吉扎西的大儿子和二儿子也在其中。“我的两个儿子跟着我一起跳时,也只能跳20段。”多吉扎西告诉记者,为了生活,他的两个儿子在外地打工,没有时间来学习。

大人没时间,多吉扎西想着从年轻小孩身上想办法。“我准备找几个年轻的小孩,来学习堆随果谐。”多吉扎西告诉记者,去年年底,他已经把他的想法和相关部门进行了交流。

为了让更多人了解堆随果谐,2016年藏历晚会上,堆随果谐搬到了舞台进行表演。“当时堆随村村民和曲松县艺术团的人一起跳的。”多吉扎西告诉记者。

其实,不仅仅多吉扎西在努力把堆随果谐传承下去,曲松县文化局也在努力着。“准备在堆随村建一个小型的排练场。”阿旺次仁告诉记者,但因资金不够,他已经向上面争取了资金。同时,曲松县艺术团也在推广堆随果谐。

在曲松县这个民族艺术文化县城,不仅堆随村果谐历史悠久,堆随乡隆村也有果谐艺术文化。阿旺次仁介绍,下江乡增嘎村冲谐有140多个段子,也有一个传承人,叫罗布参但,今年59岁了。

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创造过程是中华文明历史的发展过程,其中蕴含着祖先特有的生活状态、思维方式、民族情感。然而,在经济全球化的影响下,很多的非物质文化遗产面临着消失的困境。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紧迫感不言而喻。

责任编辑:和永清

公安备案号:藏公网安备 54222602000001号 工信部备案号:藏ICP备10200017号 曲松县网信办联系电话:0893-7332671 网站标识码:5422260001 站点地图
版权所有:曲松县人民政府 技术支持:西藏传媒集团 站点地图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